绿依

一间枯井一枚月,半篓橘子半篓秋。

夜晚是渐渐凋零的夏天。

【追梦者】

(他们是最好的人)


诸公听了皆笑:

且展翅高飞去吧

年轻人!老太太!

待了结了这闹剧

我还等你回来

仍分你些金银财宝


(可他们宁愿

一个个死在孤岛)


老先生摒弃金银

可老先生还惜命

黄土上撒了泪

他喝了个宿醉


(歌也罢、泣也罢)


人们又懂些什么!

小孩子折的花

都丢弃在石碑下

那般红、那般红!

那般轻易被践踏

【战时】(其二)

新娘子坐在坟地里

肩头还栖着鹧鸪


她用嫁衣换了丧服


(莫袭绸缎 莫饮玉盏)


城里无处举行婚礼

烟花落成一地灰烬


她早早把幸福藏进坟墓


(绸缎红似血 玉盏白似骨)


所爱的眼睛那样黑


他千金买来一株杨柳

跪在河堤上啼哭


(远山啊 远山啊

请保她万代无忧)

【战时】


愚公的后人

学着愚公的样子

把一具具尸体抬到郊外埋葬


(这般艰辛做什么?)


深不见底的死亡里

走出一个小姑娘


(这般艰辛做什么?)


老太太昨晚丢了一枚月亮


(这般艰辛做什么!)


他们踉跄着前行

把雪中折来的梅花

放到那些墓上

【招魂】(二)诗人之死

缎子系在棺木上
杜鹃长鸣
一个疯疯癫癫的和尚
喃喃诵着经

[风中是谁在哭泣?]

洁白和黝黑的屋子里
住着太阳和月亮
还有一个美丽的
玻璃做的姑娘

[她把那一颗冰心
放在烈火上烧]

且看黎明的柳道
从灰白中辟出一首诗
河滩上遗了几个笑
他于白鹭间栖迟

[梅花似是落尽了]

去日的云
仍伴着去日的人
她在月亮脸上
落下一个吻

[那么多漂泊的思绪
于此成了永恒]

爱尔兰国拟

While still I may, I write for you
The love I lived, the dream I knew.

—— To Ireland in the Coming Times, Yeats

招魂

魂兮归来!灵兽栖高台。
魂兮归来!暮雨西门外。
魂兮归来!新灯结华彩。
魂兮归来!石室荫松柏。

感觉没事喜欢写点诗的人,总有一天能整出首招魂来,也没有专门的想过这个问题,就是突然一下子,头脑里冒出魂兮归来几个字,避无可避。